產品分類
 
世紀係列
經典係列
愛樂係列
外銷係列
臥式係列
 

產品搜索
 
關鍵字:
 

  新聞中心  
 
謀得利琴行的最後幾年
 
  

 (一)
  中國鋼琴的發祥地是在上海,中國鋼琴製造業的源頭是謀得利琴行。謀得利鋼琴製造技術與工藝,不僅曾主宰過當時的鋼琴製造業,而且也將影響著今日中國鋼琴製造工藝。可以這樣說,現今中國生產的極大多數品牌的鋼琴,都繼承了當年謀得利英式(也可以稱是歐式的)鋼琴製造工藝的衣缽。所以,以後中國如果有一部鋼琴製造工業的發展史,無論有誰來執筆,謀得利史詩般的曆史地位,應該毋庸置疑。正是因為重視曆史的遺產,7M视频才認真地去搜集當年謀得利琴行的曆史資料,特別是謀得利琴行的最後幾年生存情況。7M视频不希望謀得利被淹沒在曆史的塵埃裏。
  尋覓謀得利的過去,有三條軌跡可尋。第一條、當年謀得利生產的數以萬計的鋼琴,至今仍有許多鋼琴存世。這些鋼琴是一睹當年謀得利風采的最好的佐證。雖然這些鋼琴有的已經快要散架,有的也已經斑駁朽邁,尚有少數的謀得利鋼琴保存得非常完好。7M视频從這些存世的 MOUTRIE 鋼琴中,可以看到當年中國第一品牌的貴族身影,可以看到謀得利的精湛鋼琴製造工藝。
  尋覓的第二條軌跡就是當年的謀得利的廠房。早期謀得利在閘北寶山路的廠房,今日早已沒了蹤影。
  1923 年以後,謀得利的新建廠房至今仍然屹立在上海鋼琴有限公司的廠區內。當年的大樓、當年的小洋房、當年的電梯、當年的消防栓、當年謀得利廠房的標誌性的落水鬥上的大寫“ M ”,都記錄了過去的謀得利的輝煌與衰落。當時新建的謀得利琴行,據說花了整整二十八萬銀元。這些謀得利的遺跡早沒了當時的精氣。隨著歲月的磨損,時間的流失,當年有關謀得利的故事都成了斷斷續續的死的記憶。
  尋覓謀得利的第三條軌跡就是要找到活的記憶――在謀得利生活與存身的當年的工人。經過7M视频千方百計打聽尋找,終於找到三位至今仍健在的當年的工人,一位是廣州的 林國海 先生,還有二位是一對夫妻,他們就是北京的 顧伯良 先生的父母親。去年我專程到北京拜訪了這二位謀得利琴行的老工人,了解了謀得利最後幾年生存情況,在謀得利所有的曆史資料中這二位老工人的回憶才是最最鮮活的記憶,似乎謀得利的形象又回到了人間。

(二)
  顧老先生的情況我是從廣州的林國海林老那裏獲得的。7M视频在北京找到了 顧伯良 先生,然後才找到了 顧老 先生。 顧老 先生今年整整九十高齡,身體非常健朗。老先生居住在北京的王府大院。據說這幢房子是清朝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出生的地方。我對老先生說,這裏可是天字第一號的風水寶地, 顧老 先生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顧伯良的父親叫顧子明,也曾叫過顧九疇。 顧老 先生 15 歲從寧波至上海學做鋼琴,開始在上海琴行,老板叫賀慶堂(按讀音記錄)。二十歲時經人介紹到謀得利謀生。 顧 先生說他在謀得利一共做了 6 、 7 年的功夫,一直到謀得利倒閉。按老先生的記憶,他從 1935 年到 1941 年都在謀得利。因此顧子 明老 先生應該目睹了謀得利的最後幾年的生存情況。 1935 至 1937 年初,謀得利的生產經營還算不錯。一個月能生產鋼琴 100 多台。老先生告訴7M视频,幾乎每天都有卡車裝琴送到南京路 3 號。我知道南京路 3 號是謀得利琴行的注冊地。老先生說:“謀得利董事局的英國洋人都住在南京路 3 號,而 3 號的底層是琴行的商場,專門銷售謀得利的鋼琴及風琴等西洋樂器。負責生產的謀得利總經理一家就住在惠民路(當時叫倍開爾路)的小洋樓裏。”
  顧子 明老 先生告訴7M视频,謀得利琴行的最後二任總經經理叫海賓和克寧,海賓走了,就由克寧負責生產。但總經理有時也不常在廠裏。老先生問我,那幢小洋樓現在還在不在?我告訴你,小洋樓還在,就是有點破落了,模樣尚存,精氣不足。老先生說,海賓或者後來的克寧一家 4 口就住在小洋樓裏。英國人喜歡躺在陽台上曬太陽,把自己曬得黑黑的。平時,車子進,車子出。無論海賓或克寧他們對鋼琴生產的質量都抓得很嚴,常常到車間裏麵去逐個地巡視。所以,工人們一看見,英國人來了,做活就不敢馬虎了。我問,聽說英國人從不對中國人搜身。顧老說,英國人不搜身,隻有到後來日本人接管了廠房,才逐個搜工人的身體。東洋鬼子最壞。但英國人管理很嚴,上午 8 點上班, 12 點下班,下午又要 1 點下班。當時用敲鑼,提醒工人下班了。生產時間,大門關得死死的,門口有印度“黑炭”看著。
  顧子明老 先生的夫人賀友菊老人告訴我,她在這個時段裏也在謀得利做生活。 賀老 夫人做的是裝配愛克申,他的師傅叫林華雲。 賀老 夫人的父親叫賀順才,他是做鍵盤的,也是謀得利琴行的工人。廣州的 林國海 先生是謀得利琴行的最後一批職工。前年林老在給我的來信中說:“本人係 1941 年最後一批謀得利弦槌間學徒。”這裏要插一句,當 時林國海 先生的父親也曾在謀得利做生活,叫林日清(按讀音記錄)。
                       

1937 年 7 月 7 日 盧溝橋事變,日華開戰。 8 月 30 日 ,日華在淞滬進行大兵團交戰,上海淪陷,日本侵略軍占領上海。謀得利琴行是英國的產業,英國人是屬同盟國,與日本人相對抗的,所以上海一落到日寇的手裏,英國人就拋掉了產業逃回國內。而謀得利作為敵產被日本鬼子接受。謀得利也進入了最後 4 年的苟延殘喘的階段。謀得利的工人也散去了大半,有的懼怕日本人的殺戮逃難去了,有的不願在日本人手下幹活,隻有沒生計的工人無奈留了下來。顧老先生告訴我,謀得利的工人已經不多了,當時調音隻有 4 個人,除去二個撥音的學徒,真正調音隻有二個人,顧老與調音組的組長。日本人來了沒有新造過琴,就是 100 餘隻剩下的零部件拚拚湊湊的,工人們誰都不會買力地生產。有時也有從外頭運進鋼琴,說是要維修的。謀得利的廠房一共有三層,淪陷後,二樓、三樓仍然做鋼琴,一樓被日本人占領,荷槍實彈地派兵守在門口,不讓中國人進去。有些膽大的中國人想伸頭朝裏張望,看個究竟。小鬼子一看到,就用槍托打過去,嘴裏麵用東洋話罵罵咧咧的,一付凶神惡煞的樣子。後來謀得利的工人再也不敢張望,最多用眼斜視瞄一下。
  底樓廠房裏究竟在做什麽,小鬼子為什麽守得那麽嚴,議論的很多,說什麽的都有。時間長了真相也就明白了,原來日本鬼子在底層車間裏生產一種小車床。是否是軍工物品就不得而知了。
1941 年,謀得利的鋼琴零部件也用完了,工人也都走光了。日本鬼子的戰線拉得很開,戰事也吃緊,就管不了謀得利的死活了。就這樣謀得利在日本侵略的鐵蹄之下倒閉了。
  倒閉後,日本鬼子是否把生產的機器偷運回國,是否把生產的圖紙偷走,這一切誰也不知道。侵略與奴役總會留下許多無人知曉的迷。